栏目导航

朱海斌:中国金融业进入高风险区

作者:唐宇 来源:网络整理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9年11月08日

  “企业债务、地方政府债务和影子银行的溢出效应成为中国金融高风险的主要来源。”摩根大通认为,根据信用与GDP比缺口指标,中国的金融业已经进入高风险区。基于广义的信贷概念,所谓社会融资总量(数量)占GDP的比例在2007年底至2013年二季度期间从126%跃升至198.5%。2009年二季度信贷与GDP比缺口指标阀值高于10%(13.1%),并在2010年二季度达到20%的空前水平。2011年缺口指标下降,但2012年再次反弹,2013年二季度攀升至20.1%的新高。

  在今天摩根大通媒体讨论会上,摩根大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朱海斌分析了中国金融业所面临的风险。

  “首先是企业负债,在过去几年上升非常快,而且目前来看企业的负债水平也非常高。从2008年到2012年大概上升了30%多,目前占GDP125%左右。一是增速非常快,二是从目前的绝对值,占GDP125%的指标来看,如果做一个国际比较的话,这个是远远高出发展中国家的平均水平,而且比很多发达国家企业负债率水平还要高。”

  朱海斌进一步说,上一轮出现的银行危机最主要是来自于企业债务资产质量的下降,90年代当时那一轮银行危机首先是出现在企业的应收帐款上,后来反映到企业的三角债的问题。最后企业三角债现象演变到不良资产大幅上升。

  “在上一轮银行危机里,贸易部门跟制造业部门不良率相比之下是最高的。从目前经济形势来看,我们还是很担心这两个部门,一个是制造业部门,一个是贸易部门,因为这也是目前经济面临的两大难点。如果未来几年经济没有一个明显好转的话,很有可能制造业贷款和贸易贷款很可能会出现不良率明显的上升。”朱海斌说,这是第一个系统性风险。

  第二个信用性风险就是地方政府债务的问题,归根到底还是在于地方政府财政软约束的问题,从中长期来说,要解决这个问题关键在于财政改革方面能够走多元,怎么建立对地方政府尤其是财政支出方面的考核和监督机制,怎么样达成地方政府财政预算的硬约束,这是中长期解决这个问题的一个关键。

  第三个系统性风险会来自影子银行,就是非银行融资。钱荒的现象中影子银行也比较明显,但是它主要还是流动性配置的问题,主要是借短放长、期限错配的风险,但是影子银行里风险不仅仅是流动性风险,更重要的是有没有违约风险,信贷资产质量问题到底有多严重,这一点从目前来看还没有爆发出来,但是相对来说跟银行贷款质量相比,影子银行,尤其跟贷款相关的它的资产质量问题会更严重。

  影子银行如果出问题的话,银行很难独善其身。有一部分影子银行业务直接同银行相关,比如理财产品很多由银行发的,理财产品如果违约的话,银行很有可能不得不提供一些担保,或者给投资者提供一些补偿。但是另外如果看银行资产负债表的话,中国的银行跟国外的银行有很大的不同,银行贷款占总资产的比重非常低,大概是50%多一点。另外有两项是其他国家是没有的,一个是14%左右的储备资产,这个跟非常高的存款准备金这个制度有关系。还有22%是银行间的同业资产,很多是跟影子银行业务相关,很大程度是最近几年信贷资产从表内转到表外,从银行的贷款转大同业资产转移的过程。

  朱海斌认为,如果影子银行出了问题,银行体系也会相应受到很大的影响。

(中华工商时报)

(编辑:admin)